何喜华:医生组织「医委会共识方案」 是善意和解还是利之所在?

2019-12-05 431人围观

何喜华:医生组织「医委会共识方案」 是善意和解还是利之所在?

新一立法年度即将开始,立法会又再讨论各项政治、民生议题。审议《2017年医生注册条例草案》的法案委员会率先于9月27日续论此项影响医生业界的草案。以医学会为首的7个医生组织已急不及待行动,联署去信全体立法会议员,提出「共识方案」,要求议员支持,藉此再向政府施压。

所谓「共识方案」是把卫生署及医管局各一名委任委员改由全港医生直选,两名医学专科学院的委员则保留为委任。联署信称:「如因修订而改为医专院士直选,两名直选代表未必在医委会中代表医专,无疑将影响医专在医委会内的代表性。」犹记得去年反对的医生组织曾极力要求由所有专科院士选出医专两名委员。这要求在今年7月仍见于医生组织向立法会递交的意见书内。「共识方案」的提议着实令人费解。

政府融合医委会改革三方平台的讨论,于修订草案提出医专两名委任代表改为选任,令医生选举委员佔医委会一半,更令整体委任委员降至少于四成。此方案更优于医生组织曾要求的「选举及委任委员比例1:1」,扫除「政府藉增加委任操控医委会从而降低医生水平」质疑。医生组织失却反对理据,转为要求执业医生选举委员佔半,同时在产生医专代表的方法上「打倒昨日的我」,又要求医生直选取代两名公营机构委任代表。医生组织前后矛盾的计谋就是不容两个新增选举委员由持守专业水平的医专院士选出,以便有利医学会及医生工会选出代表,稳守医委会半壁江山,继续维护执业医生意见及利益。何喜华:医生组织「医委会共识方案」 是善意和解还是利之所在?

医生组织解释称,医专代表由院士直选便只会向选民交代,不能代表医专在医委会内为专业水準把关。如此说法,正好显示以选举产生医生代表的危险:当医委会的决策令业界利益与公众利益相违时,医生直选及医学会间选的代表便需向选民交代,在医委会内保护业界利益。

现时医委会内代表执业医生意见及利益的选举委员佔14名,代表公共卫生、医学教育、专科培训及政府委任的业外委员佔14名。新增4名业外委员在两方之间正好发挥关键少数的角色。须知道增加业外委员,是要提高医委会的透明度、问责性和公信力。新增业外委员若不能发挥影响力,只会沦为橱窗装饰而已。「共识方案」并无改变现时医委会一半为执业医生选任代表的情况,哪来改革?

联署信件又称如议员支持「共识方案」并获政府接纳,医生组织甚至各议员「将一致支持草案中其余的建议,不再提出其他质询或修订」。在现时「吹和风」下,医生组织的承诺看似吸引,但「共识方案」不会减少执业医生的影响力,不利改革医委会。以公众利益作和解代价,绝不值得。另外,联署信件的言下之意,是否意味着议员不同意或政府不採纳「共识方案」时,医生组织会再次发起集会示威甚至拉布?此举与威迫勒索无异,再次将公众利益作为谈判筹码,做法令人愤怒。议员去年已因政治计算而令改革胎死腹中,欠医疗事故苦主及病人一个公道。今年议员应站在公众利益一方,拒绝支持「共识方案」。

再者,「共识方案」绝对不是医学界的「共识」。有份联署的医生组织都是利益团体、工会及论政团体,例如医学会、西医工会、公共医疗医生协会、杏林觉醒等,未见重视专业水平的医学组织联署。同时,医学会今年7月公布的调查显示,超过六成半受访医生支持医专两名委员改为选任;至于「共识方案」,只有多于五成半支持,不同意的亦有近四成。医学界对改革方案根本存有分歧。

杏林之内满是默默耕耘的仁医,可惜多年来常被高调领导医学会的蔡坚及「长老」医生所代表。医生们好应该想想,是否要任由这些「长老」医生的言行不断破坏医生崇高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