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已故胡振中枢机被誉为「沉默」的桥樑搭建者

2019-12-01 579人围观

中国教会观察家称讚刚去世的香港教区胡振中枢机是一位默默为中国教会及普世教会之间搭建桥樑的领袖。

胡枢机因患上罕见的不治之症骨髓癌于九月廿三日安息主怀,享年七十七岁。

当代中国教会专家讚扬他发展香港教区成为「桥樑教会」。他们引用枢机发出的文件,如一九八九年《迈向光辉的十年》牧函,当中强调「香港天主教会在与中国及中国教会的修和任务上,担负一个特殊的历史使命。」

比利时鲁汶大学南怀仁文化基金会主任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说,胡枢机是一位「沉默的主教、中梵关係的静默搭桥者。」

在枢机去世前一个月,韩神父对天亚社说,他这位相识四十五年的朋友会「表达不同于与中国官方的一些观点,将之说出来,但仍保持友善平和的态度及真诚的对话。这与他的一贯性格吻合。」

这位圣母圣心会士亦称讚胡枢机设立圣神研究中心,使之成为与中国教会的主要对话管道及了解它的窗口。

岭南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耶稣宝血女修会梁洁芬修女对天亚社说,胡枢机不太在幕前,而是在幕后工作,「宁被人知,不愿人见。」

这位中梵关係专家说,在胡枢机的领导之下,香港的桥樑教会角色比台湾及澳门做得更好。

自七九年起经常探访大陆的香港教区郑生来神父说,枢机生前常鼓励本地的神职人员、修女和教友以不同形式与内地教会接触。

郑神父在七九至九八年间出版一本有关中国教会的杂誌。他对天亚社说,若情况允许,枢机都会接见内地来的神职人员及修女,并常向他们提及十字架和他们的责任。

教会消息人士亦指出,胡枢机曾指示香港教区无论如何缺乏圣召,亦不可以向大陆商借神父,即使是来自圣召丰盈的教区。然而他十分鼓励本地教会为大陆教会寄赠书籍及筹兴圣堂、修院。

在枢机逝世当天,笔名「包榕」的教会观察家对天亚社说,枢机最大的贡献在于容许香港神学家到大陆修院教书。这成果现已有目共睹。

自动继任成为香港教区正权主教的陈日君助理主教于一九八九年成为首位到上海佘山修院授课的香港神学家。

包榕说,派遣神学家到国内授课的前瞻性,相比于枢机一九八五、八六及九四年三次亲访中国,成就更大。

他指出,胡枢机欣然探访大陆的修生及修女,但对自己的访问感到失望,因为他未能与国内处理宗教事务的宗教事务局及统一战线部的高层官员好好坐下来讨论。

对圣神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林瑞琪来说,胡枢机对中国教会的贡献,最明显不过的是在中国教会七十年代末恢复后,于一九八零年以教区名义设立圣神研究中心。

他对天亚社说,枢机建立该中心的用意是了解中国教会,支持它的发展,及从它身上学习。

据林说,枢机当时的决定遭部分人批评为「亲左」,而汤汉辅理主教时任该中心主任更被称为「左派神父」。

林氏指出,至八十年代末,另一些批评认为枢机鼓励神学家到大陆忽略了香港教友的培育,但本地教友逐渐也了解到中国教会真的需要香港教会的特殊支持。

他认为,难言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八八年擢陞胡主教为枢机对中国教会是否有任何象徵意义,但香港作为中国以外最多华人教友的教区,以及枢机显露的领导才能,他的委任「合情合理」。

胡枢机是香港教区第四位华人主教,亦是任期最长的一位,达廿七年。

中国东北辽宁教区金沛献主教近日对天亚社说,胡枢机是他在原华南总修院时的同学,记忆中他是「不太爱说话的人。」

金主教表示多年前曾与枢机再会面,亦知他患上癌症,但他不愿评论枢机在中梵关係上的角色。

广东省胡枢机出生地的梅州(嘉应)教区廖宏清神父九月中旬对天亚社说,一些最近访港回来的神父修女曾告诉他有关枢机病危的消息。

廖神父以往到访香港时曾与枢机见面。他指出,枢机非常关心梅州教区,当鼓励到访的神父修女,又关切当地教会的发展情况。